菜单导航
首页 >  教育科研 >  正文

大数据时代背景下美国教育数据管理与公开体系建设研究

时间:2020-09-16 16:12:50 来源: hnwmjy.cn 作者: 汪新 阅读:161

  作者简介:刘骥,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兼聘助理教授,主要从事教育经济学,国际比较教育学,教育数据科学研究。西安 710061;张又,多伦多大学安大略教育学院。加拿大 多伦多 M5S 1V6

  内容提要:在大数据迅速发展的新时代背景下,建立完善的教育数据管理与公开体系显得格外重要。特别是在我国坚持目标导向与问题导向的教育治理理念中,专业且透明的数据管理与公开制度不仅对教育科学研究反映现实问题、寻找改革要点有积极作用,还对社会均衡发展有积极的溢出效应。然而相较于发达国家,我国目前教育数据管理与公开体系仍处于起步阶段,在此方面,美国联邦政府教育数据管理与公开体系具有发展时间较长、数据科目较全、实践经验较丰富等特点,可供我国借鉴参考。在教育改革深化新时期,我国应加强教育数据管理与公开体系的全面发展,重视信息采集、数据管理与公开的制度建设,详定实施细节,发挥具有我国特色的科学化、精准化、证据化教育数据管理顶层设计优势。

  关 键 词:教育政策;教育数据;数据管理;数据公开;美国联邦教育部

  标题注释:陕西师范大学引进人才科研启动基金;纽约戴氏基金会(J.T.Tai & Co.Foundation)青年学者教育研究奖资助。

  中图分类号:G40-054 文献标志码:A DOI:10.3969/j.issn.1009-3699.2019.04.012

  近年来,我国坚持目标导向与问题导向相结合,正确把握着眼点和着力点。在不断深化的教育改革过程中,教育政策亟须向科学化、证据化、透明化迈进,然而精准完善的数据管理与积极透明的数据公开制度是实现这些目标的前提。教育数据管理的制度化不仅能提高社会教育关注度,同时还能推动对各级教育部门的效力问责。以我国教育数据体系建构现阶段情况来看,美国联邦教育部的数据采集、管理、公开制度对我们有较多的政策借鉴与启示意义。通过分析与解构美国联邦教育部数据管理机制的系统性发展特点、制度细节、实践意义,我国教育数据管理体系的科学化、精准化、证据化顶层设计与基层探索工作将能更有针对性、更有效地开展。

  一、美国联邦教育部数据管理体系

  美国国会于1867年正式立法规定联邦教育办公室有法定义务及权利采集各州所有教育相关数据,包括各级别学校的组织、管理、教学情况①。联邦教育办公室下属的国家教育统计中心是联邦政府数据体系下最早成立的三个联邦数据机构之一,另两个分别为经济研究统计局和农业数据服务中心②。经过多年发展,联邦教育办公室在1979年由卡特总统签署的《教育部组织法》而正式升格为内阁(部)级单位,目前联邦教育部已扩展为现任联邦内阁中最重要的部门之一。联邦教育部内分设三个主要行政单位,其中部长办公室主理研究与预算规划,副部长办公室负责财务和基础教育,助理部长分管职业与高等教育事宜。

  作为联邦教育部部长办公室下设的最主要教育数据管理机构,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NCES)成立于19世纪下半叶,主要负责协调全美50个州教育数据的系统化采集、分析与公开事宜。1870~1920年间的半个世纪是该中心的初级发展时期,其工作范围以采集各州教育办公室所上报的行政数据为主。自1920年以后,该中心开始聘任专职教育统计人员分赴各州进行实地调研统计,以保证数据采集的完整性、可靠性和专业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大量退伍军人按照《退伍军人权利法》领取联邦津贴回归校园,大量的新增在校人员对数据管理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特别是如何高效快速地采集大规模数据。因此,1945~1960年代成为联邦政府教育数据采集与管理的重要发展阶段,国家教育统计中心迅速扩大了在各州数据采集工作的统筹范围和参与程度。而1960年代至今则是联邦教育数据采集与管理内容的重要转型时期,这段时间,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的数据采集工作从教育投入逐步扩展到以教育产出为重点,以通过科学评估保证各州教育质量为基本目标③。随着工作范围的不断延伸和扩大,国家教育统计中心从早期的数据采集逐渐向数据管理、数据公开、研究支持等重要的新方向转变。该中心还成了美国国会立法的主要引证来源,为早期教育、基础教育、高等教育等不同阶段相关教育法案的颁布及修正提供了具信服力的数据支持。

  (一)制度建设

相关阅读
最新更新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湖南外贸职业技术学院-网站首页 Copyright@ 2018-2020 http://www.hnwmjy.cn
Copyright © 2003-2019 湖南外贸职业技术学院www.hnwmjy.cn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 : 网站地图